少爷痴汉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

烟锁重啾【18】

rou:

【18】



天刚拂晓,陈深就醒了,这个晚上就算睡着,心中也有一分警醒,一个晚上没睡踏实,睁开双眼便想起睡前之事,慌忙坐起身来,先看身边,只见枕边无人,也没有睡过的痕迹,可见自己昨晚是独眠,稍微松了口气,掀开被子,翻身下床,走到门前,将门推开,清冷晨气涌入室内,门外立着一名士兵,陈深认得是盛京时的部下。



士兵垂手行礼。



陈深问,“军座呢。”



士兵答,“军座在前厅,少爷是再休息一会儿,还是这就过去?”



陈深说,“我现在过去。”



士兵答应一声,随即捧来脸...

烟锁重啾【17】

rou:


【17】



陈深的指尖微微一颤,但回答得坚决,“没有了。”



督军已有所料,但听到陈深亲口承认,心中还是一颤,看向了陈深。



陈深仍背对着督军,穿着一件浅灰色格子纹衬衫,显得背宽肩平,但也显得腰身越发窄窈。



督军张了张口,低声说,“……你有没有吃苦。”



陈深的背脊微微一僵,回答,“没有。”



吸了口气,转过身来已是神色自若,说,“我在路上生了场病,医生开的药有些狠,当时没有在意,吃药过后,发觉不...

烟锁重啾【16】

rou:


初夏的风吹过了黄花风铃木,满枝灿烂,一地飘零,如夕阳照碎金。



码头依旧忙碌。



陈深原本就忙,又临时接了一批货单,老板特意嘱咐要尽快采买。



陈深看了单子,货单价虽高,但数量少,大多都是单件,什么象牙座雕,什么红茶绿茶,什么旱烟雪茄。且要的都是顶尖货,这一趟跑下来,挣的钱还不如费的工。



陈深把这事跟老板提了提,老板便解释说,这是福州府私底下开的货单,港口几个商行都在争,据说是孝敬上峰的,若做好了,以后自然就能搭上官面采买。



陈深了然,现在是送礼的那...

烟锁重啾【15】

rou:

陈深走时,想过陆路不通,若要走,还是水路,当时心烦意乱,一心远遁,顾不了许多,到了码头,见着一辆渔船要走,便给了一笔钱,搭船而行,中间船靠码头卸货,他也悄悄下了船,就近入城,进了城,也闻到一身鱼腥味,身上别无长物,连换的衣裳也没有,幸好张家小少爷给的一些钱还在身上,便买了两身衣服换上,又怕督军追来,立即再买车票,也不管是去什么地方,哪一班车早发,便迈哪一班。



这么折腾了三四天,落脚的时候已在福州。



陈深风尘仆仆,这一路上银钱拮据,只能坐三等车厢,吃没有好吃,睡没有好睡,腹中不时隐隐疼痛,按住小腹,他咬了咬牙,把张家小少爷送的那块金表...

烟锁重啾【14】

rou:

督军陪了陈深一会儿,看着陈深渐渐睡过去,才起身。这一动,让陈深又醒过来。虽然气力疲尽,但始终警醒着,不敢睡过去。



之前约定,托张家小少爷办的事,若办成了,便想一个办法来传递消息,或者学个鸟叫,或者学个别的。但此刻窗外静悄悄的,显然是还没有成。



陈深见督军要出去,只怕是去找副官。便抓住了督军的袖子,督军一怔回头,轻声问,“怎么不睡?”



陈深心中不安,连父亲两个字都不叫了,直通通的问,“你去哪儿?”



督军说,“我去要点热水。”



陈深一怔,但顺着督军的视线往下一看,‘腾’的...

烟锁重啾【13】

rou:

车停在码头上。



远处波浪拍打堤柱。



夜空里,月小且薄,如一块剪下来的银片。



月光冷冷照在车窗窗框边缘。



陈深坐着车里,只觉得疲累,心念俱灰。



这时候,督军吩咐完了副官,开门坐进了车里,吩咐司机开车。



陈深看着窗外,见车子发动,窗外景色逐渐变换。



手被督军握住了,陈深一动,转头回来。



督军瞧着他,微微一笑。



陈深即便心头沉重,也回以一笑。



隐患一除,自己便可安心...

烟锁重啾【1-12】

rou:


这几日督军府上上下下噤若寒蝉,不敢多行一步,不敢多言一语。盖因那 间日日夜夜点着灯,关着门的祠堂。



骏马踏踏而来,停在督军府门前。



督军翻身而下,大氅掠过,长靴靴跟的黄铜马刺闪烁暗光。



副官上前,去接大氅和马鞭。



督军一边解开大氅一边问,“说了没有。”



副官一顿,“……没说,也不肯吃饭。”



督军眉头一皱,连大氅也不解了,大步走进屋里。...


1 / 5
© 壹麻袋 | Powered by LOFTER